Watches-For-China 

奢华瑞士表
搜索
Weibo Watches-For-China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奢华瑞士表 & 国际制表 - 网站 & 杂志


 
 
 
 
 

免费订阅 | FREE NEWSLETTER
专题报道


珐琅彩绘 表中画作



珐琅彩绘 表中画作


钟表发展到一定程度,在保有基本的显时淮度外,外在的设计与美观遂成为人们进阶的要求;除了设计上的推陈出新,表厂也开始思考如何将不同领域的艺术技法完美整合于钟表作品上,使时计发挥出实用与装点效果并陈的复合优点,其中珐琅彩绘便是一项历史悠久且广为人知的钟表装饰艺术之一。

珐琅彩绘 表中画作

揭开珐琅的面纱

珐琅实质上是种涂覆在金属器物上的釉料,成份包含一定比例的碳酸钠、硼砂、氟化物、石灰与硅砂等矿物质,有点类似玻璃的化学材料,透明状的釉原料通常需加入各种不同的金属氧化物,利用金属离子具备的色彩连带使珐琅显色,如混入氧化亚铜会呈红色、添加氧化沽则呈蓝或紫色等,随后将具有鲜艳色彩的珐琅原料研磨成粉,再经过清水冲刷、蒸馏等过程始得以用于器物的上色。由于珐琅原料的混合性质,使其自然不带有规格化的晶格,亦不会产生固定熔点,仅在特定的温度范围内会出现固、液态转换的现象(例如表面釉料大约在790℃~840℃的区间会进行物质形态的改变),上色后的珐琅作品还需经过反覆烧结的过程,让颜料能够确实无误地附著在胎体上,所以珐琅作品的制作过程充满繁琐步骤且困难度高,不过也因珐琅成品拥有的众多优点像是不易渗水、不怕湿气的防水性、具有晶石本色的通透感,融入金属氧化物呈现的百变色泽更是明艳动人,加上通过高温的考验使其更能常保如新,种种优点使珐琅广受人们喜爱与流传。

由五颜六色的色版可看出珐琅成色烧制后即能表现出丰富的鲜艳光泽,配合不同的技法更可描绘出万物百态,且其防潮不透水的特性更使成品能够历久弥新
由五颜六色的色版可看出珐琅成色烧制后即能表现出丰富的鲜艳光泽,配合不同的技法更可描绘出万物百态,且其防潮不透水的特性更使成品能够历久弥新

钟表上的珐琅艺术

钟表与珐琅艺术原为两条平行的概念,不过到了17、18世纪文艺复兴发展后期,由于人文艺术的高度发展,使两者有了交汇的契机。在当时因为小型珐琅艺品非常受到上流人士的欢迎,不仅工艺层面的难度更高,也间接成为一种身分地位的象征。后来珐琅的应用层面日广,包括珠宝佩饰、怀表等物件,都慢慢导入了珐琅创作的范畴之中,18~19世纪,在许多的怀表作品上都可看到饰有彩绘珐琅的表壳或面盘,主题从圣经内容、景物到美女图等,当时从事微绘珐琅(彩绘珐琅技法之一,容后介绍)的工艺师甚至超过百人以上,可说是珐琅技艺融入制表的黄金时期。相对于今日的珐琅时计作品则是得来不易,即使其单价居高不下,市场却不会因此而观望却步,且因製作过程中釉料遇热产生的变化没办法事先预测,故就算同款同样式的作品,在色泽与形状上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差异,我们几乎找不到两只一模一样的珐琅表,加上难以量化的性质,使珐琅彩绘表十之八九会採限量发售的模式,以上原因造成其求过于供,保存增值性也随著水涨船高,造成收藏家趋之若鹜的竞相追逐;影响所及连带让古董或二手珐琅彩绘表在拍卖场上亦有炙手可热的身价,甚至20世纪前的古董珐琅表款更是价格不菲,相较于一些高复杂功能表款,珐琅彩绘表款的制作难度不见得较低,就艺术层面的角度来看,珐琅表更是弥足珍贵,因此动辄百万、千万甚至破亿的行情不足为奇。

具有综合矿物质成份的珐琅,在添入金属氧化物后会呈现各式不同的色彩,但由于原料本身多为块状或片状等形态,故在用作颜料上色前需先研磨成粉状
具有综合矿物质成份的珐琅,在添入金属氧化物后会呈现各式不同的色彩,但由于原料本身多为块状或片状等形态,故在用作颜料上色前需先研磨成粉状

珐琅粗分类别

珐琅工艺的发展超过千年,因此其成品种类亦产生许多分支,不过常用于钟表上的类别可简要分为两大类:素面的搪瓷珐琅以及色彩多元的彩绘珐琅。搪瓷珐琅可视为较为纯粹的珐琅艺术,即在抛光金属板(考量到后续入窑烧制的高温,因此在钟表制作上多半选择金和铜作为胎体)上涂覆珐琅釉料,白色或是单一彩色皆有,搪瓷珐琅面盘在反覆烧制与冷却的后段过程中,工艺师会再以不同色系的釉料精巧绘上包含时标与品牌Logo等记号,待珐琅颜料完整不龟裂且不跑色地附著在胎体上,还要再进行抛磨工序,最终才能获得一个看似朴实却又散发温润、透亮光泽的搪瓷珐琅面盘成品;此外关于耳熟能详的大明火(Grand Feu)技术则可视为搪瓷的进阶表现,因为一般来说黑色的珐琅釉料需要更高温度的大火培烧才能呈现纯粹的暗黑光泽,故工艺师这时会採用900℃~1200℃的大明火进行烧制,其间的制作难度相应提高。不过相较之下,由于彩绘珐琅的技法和主题较为丰富可观,因此我们在此讨论的对象主要锁定于彩绘珐琅,后续篇幅会针对彩绘珐琅的技法加以介绍。

相对于彩绘珐琅多元的色泽与主题,搪瓷珐琅显得质朴许多;虽然其装饰性较低,但制作过程仍同样繁琐与充满不确定性,展现珐琅艺术的原始美
相对于彩绘珐琅多元的色泽与主题,搪瓷珐琅显得质朴许多;虽然其装饰性较低,但制作过程仍同样繁琐与充满不确定性,展现珐琅艺术的原始美

近代珐琅工艺代表宗匠

表坛的珐琅工艺在跨入20世纪有以下几位在业界佔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大师:Carlo Poluzzi(1899年~1978年),作品受18世纪新古典主义思想薰陶,大量表现在人物肖像及景物画等主题中;其后继者Suzanne Rohr在珐琅领域的成就同样令人赞叹,除了拥有日内瓦应用艺术学校末代微绘珐琅艺术文凭,也在六○年代后期开始为百达翡丽操刀绘制珐琅表;至于Rohr的传人则是当今赫赫有名的Anita Porchet。其他如Dominique Baron于步入婚姻后因难忘手工艺美好而毅然重返校园修习珐琅彩绘课程,学成后投入制作腕表珐琅作品,现今在VCA旗下有不少珐琅杰作均是出自Baron手笔。至于André Martinez则是以天马行空的创意与敢于创新的珐琅彩绘技巧闻名,先后与百达翡丽、CORUM等品牌合作。另外积家的御用珐琅彩绘师Miklos Merczel更是一位半路出家传奇人物,他原本专职制表,后来因受古董珐琅表的吸引与启发,开始自学珐琅彩绘技艺,初试啼声便受到各界属目,目前已跻身当代顶尖艺师。

原为积家旗下制表师的Miklos Merczel凭著对珐琅艺术的热爱而勤苦自学,在短时间内便展现出惊人天赋,陆续为积家创制出许多脍炙人口的珐琅彩绘表款
原为积家旗下制表师的Miklos Merczel凭著对珐琅艺术的热爱而勤苦自学,在短时间内便展现出惊人天赋,陆续为积家创制出许多脍炙人口的珐琅彩绘表款

而在珐琅彩绘领域,一般来说常见的技法主要可以分为三大类,此外近年也还新兴一类复合式的「加强版」,以下就来看看这几大类珐琅技法的内涵吧:

珐琅彩绘 表中画作

【一】 掐丝珐琅

掐丝珐琅(Cloisonné Enamel)的"Cloisonné"从原文字义翻译来看为「分隔」,所谓分隔简言之就是指工艺师会先经过以金属丝线盘绕出主题花纹、再固定于珐琅金属胎体上的程序,确立作品的图案基础,接著在图案的各部分区块中填入各种色彩的珐琅釉料,然后放入窑内高温烧制最终产生出的作品即可归类于掐丝技法之中。掐丝珐琅最早于13、14世纪之交的元朝便已经过西方传教士自中亚辗转传入,其制作上的过程与细节和中国本就发达的冶金与琉璃、玻璃等生产技术极为契合,因之中国吸收掐丝珐琅内蕴的速度极快,至明朝时发展达至巅峰,尤其景泰年间不仅作品数量丰富、作工也极为精密扎实,当时的特色便是在成品中可见广泛运用的湛蓝色调,所以「景泰蓝」之名不胫而走,在国内盛行不止,藉由东西贸易传递到欧洲各国也倍受好评,景泰蓝因而成为中国珐琅艺术的代表,并且成为掐丝珐琅的同义词。至于近代腕表上的经典掐丝作品例如ULYSSE NARDIN推出的战船系列、森林三问报时腕表与白鹭鸶珐琅彩绘表等皆令人称道,尤其森林三问腕表拥有双层面盘的设计,在图形与色彩的衔接上更为困难,成品将丛林中动、植物与河流的生态捕捉得栩栩如生,且同时加强了层次感,以此突显工艺师的大胆创意与高超技巧。

珐琅彩绘 表中画作(下);珐琅;掐丝;内填;微绘;雅典;江诗丹顿;积家;梵克雅宝 ▲。

珐琅彩绘 表中画作(下);珐琅;掐丝;内填;微绘;雅典;江诗丹顿;积家;梵克雅宝 ▲。

★制作过程剖析

工艺师先在纸张或面盘上直接描绘设计草图,待主题图案确立后开始进行掐丝工序:将厚度约为0.07mm的金属丝线以工具夹取并弯曲成图案轮廓线,待轮廓铺陈结束,一个个内外区间便井然成立,跟著工艺师会为金线轮廓涂覆一层植物胶水,并放入约800℃的窑内烘烤,令胶水与金线紧密黏合于面盘上,烧制完成时整体轮廓厚度会达到约1mm的程度。接著工艺师会挑选适用于各个区块的多元色调,透过画笔蘸取珐琅釉料为面盘填涂色彩,以呈现出图案的鲜活灵动感,上色后入窑烧结,起码需重复五次的上色与烘烤过程,确认图案完整无瑕、色块亦忠实保留后,工艺师才能进行后续的打磨与抛光手续,最后装配上机芯、指针与表壳等才算大功告成。

珐琅彩绘 表中画作

【二】 内填珐琅

内填珐琅(Champlevé Enamel)也有人将之称为围填法,属于珐琅艺术较早形成的技法之一。大致上可以理解为工艺师先在金属胎体上运用雕刻方式以达成欲呈现的各式图案,然后再向各区块内填入珐琅釉料继而烧制完成。此技法传说在西元前5世纪左右由英国的Gelt人所发明,其后在9~11世纪与掐丝珐琅同时风行于东罗马帝国,至12、13世纪之交,生产重心逐渐转移至法国的Limoges地区。内填珐琅的图案不像掐丝珐琅著重在面盘胎体,更可以进一步将作画空间延伸到表壳上,形成一种内外呼应的连缀性,再者内填法的珐琅釉料可以视整体设计来调整釉层的厚度深浅,营造出画面的景深。掐丝珐琅注重的是细节的完整到位,每条金属丝线都必须配合底图的线条曲折,形成精密细緻的风韵;而内填珐琅相对之下不论构图与色块的运用皆较为豪放,拥有恢弘风格。近期代表作品例如江诗丹顿在250週年纪年时所推出过的Metiers d’Art套表,其面盘背景所採用的珐琅彩绘技巧便是内填法,透过色调的浓淡渐层衍生出四只表现出四季风景变化阿波罗神驾车图,对于珐琅色彩的拿捏非常精微,同中求异的功力使套表拥有各异其趣的美感。

内填法作品的特色之一为可延伸作画空间至表壳;其在各区隔空间中常会出现完全不同的色彩,此时需先考虑各色调釉料的熔点,从熔点高的颜料开始填色烘烤,后续再填覆下一种色调
内填法作品的特色之一为可延伸作画空间至表壳;其在各区隔空间中常会出现完全不同的色彩,此时需先考虑各色调釉料的熔点,从熔点高的颜料开始填色烘烤,后续再填覆下一种色调
将底图在胎体上制成如同一个「模具」后再渐次填入不同色调的珐琅釉料为内填法的核心概念,在刻凿图案的过程便具有相当难度,连接近成品阶段的抛磨同样不容马虎
将底图在胎体上制成如同一个「模具」后再渐次填入不同色调的珐琅釉料为内填法的核心概念,在刻凿图案的过程便具有相当难度,连接近成品阶段的抛磨同样不容马虎

★制作过程剖析

内填珐琅的金属胎体本身就是一个草图结构,工艺师需先在这块基础上利用不同的方式(例如模铸、刻凿、腐蚀、敲击⋯⋯等)来制造凹陷的上色空间,不过由于是以胎体本身作为轮廓线,因此少了如同掐丝珐琅需以植物胶水凝固定位的过程,且因内填法在不同区块内採用的颜料往往会呈现跳脱性,即以完全不同的色调上色,故在入窑烘烤的制程,工艺师需先衡量釉料的熔点高低,以较高熔点的珐琅颜料优先上色,再依序填入至最后熔点最低的釉料,属于分段式的上色-烧制过程,在过程中如果某一个阶段的釉料产生龟裂或是色泽大变,便需从头来过,因此每个阶段皆需谨慎以对;而在接近成品的内填式珐琅面盘上,因为其大块分布的缘故,还能发现类似水墨画中晕染状的效果,十分特别。

珐琅彩绘 表中画作

【三】 微绘珐琅

微缩彩绘珐琅(Enamel Miniature)简称微绘珐琅,也叫做画珐琅,是时计艺术化的极致展现。作法为工艺师先在金属胎体上涂覆几层白釉形成类似「画布」的功用,后续便如同绘制油画作品般直接构图、上色与烧结。看起来似乎平凡无奇,但微绘珐琅反而是三种技法中困难度最高的一项,因为它不只讲求工艺层面的熟练度,还需要工艺师带有几分艺术家的美学天份;一般来说微绘珐琅的作品主题多为世界名画,要将之「浓缩」至表款的面盘中,该如何掌握画作重点与原作者的画法派别对工艺师而言充满极大挑战。微绘珐琅约起源于15世纪中叶欧洲比、法、荷交界的Flandres区,不过在15世纪末时原本以内填珐琅为主的法国Limoges区开始发展成画珐琅的重镇。在珐琅艺术鼎盛的18、19世纪,珐琅微绘画师曾高达数百位,进入20世纪后,因为微绘技法的学习与制作不易,加上主体从怀表转化为面积更小的腕表,造成今日精通微绘法的工艺师可能已不到10位。微绘珐琅腕表的名作如积家旗下专属工艺师Miklos Merczel向捷克艺术家Alphones Mucha致敬的一系列作品(如2000年的黎明与黄昏及2001的晨光与月光等),如实将原作的线条色彩勾勒重生,宛如将大师手笔随身携带至腕中方寸般引人入胜。

微绘珐琅在下笔绘制的过程中,混色扮演非常关键的角色,因为若过度混色会让图案烧结后一片模糊,所以需要采局部描绘后先烧结、再继续重复同样步骤,直到作品完成
微绘珐琅在下笔绘制的过程中,混色扮演非常关键的角色,因为若过度混色会让图案烧结后一片模糊,所以需要采局部描绘后先烧结、再继续重复同样步骤,直到作品完成
微绘珐琅的难度不仅在于掌握珐琅釉料与烧制过程的火候拿捏,在主题多半为再制世界名画的当前趋势,没有相对的美学素养与技巧运用便很难制作出够水淮的作品
微绘珐琅的难度不仅在于掌握珐琅釉料与烧制过程的火候拿捏,在主题多半为再制世界名画的当前趋势,没有相对的美学素养与技巧运用便很难制作出够水淮的作品

★制作过程剖析

微绘珐琅的初步阶段在于将原尺寸的画作缩小比例以设计出能融入面盘的空间格局,待设计图完成后会将之再放大成参考草图提供工艺师临摹参照,然后先在金属胎体底部涂覆一层抗变形釉料,使其得以应付高温烘烤,再在表面重复涂上透明的白色珐琅层,紧接著第一次入窑烧制,完成后的胎体即可据此作为构图基础。后面程序就是工艺师发挥才能的关键时刻:依草图动手绘制画作,在显微镜的辅助下使用紫貂单毛笔以细腻的笔触、并带有工艺师本身对原作的体悟,让彩色釉料具体地化为面盘胎体上的动人曲线,经过反覆上色焙烧直至达成理想的效果后才能开始收尾工程,通常最后一道工序是在半成品上再覆上几层透明釉,增强图案的明亮度及立体感。

珐琅彩绘 表中画作

【四】 工艺复合新趋势

彩绘珐琅艺术经过漫长岁月的演进,如今已发展出与初始形式截然不同的面貌,除了技法的缤纷多元,人们也精益求精地不断寻求开发出更具美感的珐琅器物制作方法,例如与金雕、珠宝镶嵌等诸多互异技术领域的合作,影响所及在腕表珐琅艺术的范畴裡,也隐隐潜伏著一股别于传统的新革命派别,它并非像掐丝、内填与微绘等固有技艺般壁垒分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Remix"式的混合风格,如前述与不同技术领域的相互合作即是一例,但是现今的发展潮流更多的是在珐琅制作领域中藉由不同技法的彼此搭配,开创出威力与魅力更加强烈的新形态创作。

金箔绘为一逐渐没落的古老工艺,内容即在金属胎体先镶上一层金箔呈现出皱摺感,其后再于金箔上挥洒珐琅微绘的技艺,使最终珐琅成品会产生更具层次的立体感
金箔绘为一逐渐没落的古老工艺,内容即在金属胎体先镶上一层金箔呈现出皱摺感,其后再于金箔上挥洒珐琅微绘的技艺,使最终珐琅成品会产生更具层次的立体感

在最近的新式珐琅彩绘表款中我们可以分别就CARTIER与VAN CLEEF & ARPELS的作品来一探这种不拘泥于传统窠臼的彩绘珐琅时计。CARTIER在2011年所推出的Rotonde de Cartier熊图案装饰腕表采用了珐琅工艺的掐丝法以及半透明彩绘法,使成品表现出状似彩绘玻璃窗般效果的透亮光彩,半透明彩绘法可追溯至14世纪,其主要特色在于采用半透明底版作为胎体取代金属材质,19世纪Art Nouveau时期涌现许多非金属胎体的彩绘珐琅(时称「半透明珐琅彩绘」 (Émaux Translucides à Jour))配饰使得人们争相入手。卡地亚重新启用了这种古老工法,先制作出镂空状的熊形掐丝图案,接著再进行珐琅釉料的选色、研磨、上色填覆与反覆培烧等标准制程,不过完成品因为没有金属胎体覆盖底层,使得光线得以略微穿透,在釉料本身的色泽层次之外,更多了一种明亮白皙的光影效果点缀,犹如将珐琅彩绘「果冻化」般充满新鲜感。

Dominique Baron近期在梵克雅宝的作品中运用微绘法融合金箔绘技法形成更丰富立体的视觉感受,特色即在于在金属胎体上先覆上一层具有皱摺感的金箔打底
Dominique Baron近期在梵克雅宝的作品中运用微绘法融合金箔绘技法形成更丰富立体的视觉感受,特色即在于在金属胎体上先覆上一层具有皱摺感的金箔打底

另外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宝同样在2011年,以法国科幻小说巨匠Jules Gabriel Verne作品为灵感所发表的一系列珐琅彩绘腕表,则是运用另一种没落的古老工艺Pailloné金箔绘搭配微绘法发展出焕然一新的珐琅作品。该系列由珐琅名师Dominique Baron操刀,在金属胎体上镶上一层金箔,使绘图基础不再是纯平面形式,反而多了一种皱摺感,其后再于金箔上展开珐琅微绘的后续步骤,最终烧製成的作品不仅从底层反射平添亮度之外,令面盘画面产生出立体化的自然层次。







Patek Philippe
百达翡丽
Patek Philippe SA
Chemin du Pont-du-Centenaire 141
CH 1211 Genève 2
Tel : +41 (0)22 884 20 20
Fax : +41 (0)22 884 25 47
info@patek.ch
www.patek.com


更多資料
更多 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 :
27/01/2018 - 新闻 - 计时性能极致延伸 Patek Philippe 百达翡丽Ref. 5975
22/01/2018 - 新闻 - 传承军官腕表的典故 Patek Philippe 百达翡丽 Calatrava Ref. 5153R
12/01/2018 - 新闻 - 复杂的很实用 Patek Philippe 百达翡丽 5990/1A
02/01/2018 - 新闻 - 一窥堂奥—— Patek Philippe 百达翡丽5531R
13/12/2017 - 新闻 - 朝气新装 Patek Philippe 百达翡丽5960/01G
08/12/2017 - 新闻 - 表王家的气质小生 Patek Philippe 百达翡丽5227G
05/12/2017 - 专题报道 - 藏家访谈:钟表收藏界没有泡沫
03/12/2017 - 新闻 - 光镂空还不够看 Patek Philippe 百达翡丽5180/1R
03/11/2017 - 新闻 - 瞩目古董腕表汇聚一堂 「名表荟萃-香港V」秋季拍卖
03/11/2017 - 新闻 - 入手表王年历新机会 PATEK PHILIPPE 百达翡丽5396R-014
01/11/2017 - 专题报道 - 近年特殊报时机制
29/10/2017 - 新闻 - Europa Star 視頻特輯 《C’est l’heure》第四期:Patek Philippe 百达翡丽2017稀世工艺
14/10/2017 - 专题报道 - 有钱都不一定卖给你的百达翡丽 Patek Philippe 在中国哪里可以买得到
01/09/2017 - 专题报道 - 像腕表行家一样看门道——腕表术语倒背如流 才能不露怯
20/08/2017 - 新闻 - 百达翡丽 PATEK PHILIPPE 周年改版进化——从运动回归奢华Nautilus Ref. 5711
20/08/2017 - 新闻 - 对于未来制表的启发 PATEK PHILIPPE 百达翡丽Aquanaut Travel Time 5650G
15/08/2017 - 新闻 - Patek Philippe 百达翡丽5208T-010钛金属超复杂功能腕表
26/07/2017 - 新闻 - 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百达翡丽 PATEK PHILIPPE 世界时区腕表
11/07/2017 - 专题报道 - 对话 Patek Philippe 百达翡丽总裁Thierry Stern: “钟表制造渐行渐远”
12/05/2017 - 专题报道 - 百达翡丽 Patek Philippe 的 PP 印记的诞生



WorldWatchWeb.com

除非特别注明,本网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Europa Star名表世界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随意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稿件来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watches-for-china.com”,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广告客户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费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