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For-China 

奢华瑞士表
搜索
Weibo Watches-For-China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奢华瑞士表 & 国际制表 - 网站 & 杂志

 
 
 
 
 

免费订阅 | FREE NEWSLETTER
专题报道


格拉苏蒂 GLASHÜTTE —— 一座村镇,几个传奇



格拉苏蒂 GLASHÜTTE —— 一座村镇,几个传奇

2017年03月24日   English Español 繁體中文

毁坏,压迫,掠夺——德国制表工业的根据地在经历几次困境之后浴火重生。“石英危机”才是一场正真意义上的战争,他成为机械腕表发展的阻碍,并且让机械腕表形成的体系土崩瓦解。而如今瑞士钟表业也在遭受一场前途未卜的巨大危机,我们借此机会探访格拉苏蒂,去看看他们在经历石英之战之后做了些什么。几乎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在伤口上重建,而我们也这样做了。游记(第二部分)

 Nomos,唯美简约

Tangente Neomatik Nachtblau by Nomos
Tangente Neomatik Nachtblau by Nomos

Nomos总部坐落于一座明亮、宽敞的建筑内,墙上挂着许多当代艺术作品,洗手间内点缀着蓝色和红色的霓虹灯。Nomos 在古希腊语中表示“规则”或“法律”,而品牌所遵循的设计法则是:极度精简,精心设计。品牌的首席执行官Uwe Ahrendt 解释道:“我们的品牌特征与 Werkbund 机芯密切相关。”Roland Schwertner于1990年建立了Nomos,而这个品牌命名却可追溯到二十世纪初。

Nomos在十年前自主开发了机芯;根据指针的不同,将产品分为七种规格十个系列,其中最畅销的单品是 Tangente 表款。此外,Nomos还提供方形腕表(Tetra)、报时腕表(Lux和Lambda),自2015年起也提供基于新DUW 3001机芯的自动Neomatik版本、彩色款的Champagne和Nachtblau。售价从1千欧到1万欧以上不等。该品牌的市场定位为价美时髦的量产腕表。

此外,其设计为Nomos赢得了几个奖项,包括著名的红点设计大奖。“一直以来,人们将我们誉为建筑师的品牌,”Uwe Ahrendt继续解释,“格拉苏蒂的专业技术和柏林Berlinerblau(全球文化之都)的美丽设计相结合,是我们产品的核心。”清晰,纯净,极简主义!

 朗格 A. Lange & Söhne,钟表中的航空母舰

Zeitwerk by A. Lange & Söhne
Zeitwerk by A. Lange & Söhne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于1845年在格拉苏蒂(Glashütte)创建了一整个钟表制作工业,但他并不满足于此。后来在1990年代,在其后裔瓦尔特•朗格(Walter Lange)的推动下,重振了制表传统。现在费迪南已经九十多岁,但他仍然穿梭于公司全新的走廊之中,该走廊归属于 Richemont Group 历峰集团。品牌的所有腕表需进行二次组装,这是品牌的特色。近年来,A. Lange & Söhne已然步入高档消费市场,并推出了越来越多的超复杂系列腕表。年产量约5千件,共有五个系列:Lange 1、1815、Saxonia、Zeitwerk和Richard Lange。

位于格拉苏蒂的新建筑占地5400平方米,于2015年落成。“请记住,我们的目标从来不是从根本上扩大品牌,”首席执行官威廉.施密德(Wilhelm Schmid)先生说,“要了解这项投资的主要原因,你必须回顾2012年。那时我们正处在发展的十字路口,不得不进行抉择,如果就这么永远停滞不前,我们将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但是如果意欲筹谋,那么我们将走向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

威廉.施密德(Wilhelm Schmid)知道,其瑞士同行所面临的困难的市场局势,德国的高级制表业也未能幸免。他承认,尽管他在不同部门的不同管理层工作了近三十年,却从未经历过像今天这样兼具挑战性和复杂性的商业环境。

制造商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保持产品的稀有性。保持专营权的限制是什么呢?你能对买家进行选择吗? “不,那是傲慢的。我们唯一能限制的只是我们的产出力。我们提供70种参考和30种规格:这些都是天然的限制。如果我只做一种机芯,我明天就可以将产量增加十倍,但这并不是一种可持续发展战略。”

 格拉苏蒂原创 Glashütte Original,传承经典

Senator Excellence by Glashütte Original
Senator Excellence by Glashütte Original

一进格拉苏蒂原创Glashütte Original公司总部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现代化的大厅,高爽宽敞,气势恢宏,令人叹为惊止。本世纪初 Nicolas Hayek 决定在此选址创办企业。品牌现任总裁Yann Gamard 解释道“Nicolas Hayek 一贯钟情于垂直整合概念,来到这里时,他敏锐地嗅到商机,将来Glashütte Original不仅是一个品牌,更是一个钟表制造商。正如他在宝玑Breguet任职时,看到人们的生活与钟表制造业息息相关。”

作为德国共产主义时期GUB集团的继承者,Glashütte Original旨在生产典雅、平价的腕表。机缘巧合之下,公司开始生产一些计时器,灵感源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钟表,例如前东欧集团稀有表款。总裁感叹“我们从未离开,在过去跌宕起伏的170年中,我们是格拉苏蒂唯一留存下来的品牌。类似品牌要么回购,要么改弦易辙,唯有我们始终坚守于此。”

公司每年生产1万多枚腕表,其中不少是由东德时期的机器生产,那时,垂直整合也很普遍。面对强大竞争对手A. Lange & Söhne朗格,Glashütte Original自成一派,主要体现在钢和硅,及更多自动机芯的使用上。经过数年研发(与瑞士钟表商包括Nivarox合作),近期,我们发布 Senator Excellence 腕表,搭载 Caliber36自动上链机芯,是目前的最佳产品。Yann Gamard 补充了一些细节:“此款腕表最大的亮点之一,便是100小时的动力储备。在大三针基础款之上,我们会增加其他款式,这是迈向未来的重要一步。

 Moritz Grossmann,不懈追求

Benu Power Reserve by Moritz Grossmann
Benu Power Reserve by Moritz Grossmann

这是你抵火车站后看到的第一个品牌。这个年轻的品牌沿用旧时的名称,身处于一座令人印象深刻,还可以俯瞰格拉苏蒂全镇的建筑里。Ferdinand Adolph Lange的同事Moritz Grossmann曾撰写了一些关于钟表制作的论著,其中一篇意义非凡,内容关于如何打造一枚“简单而完美的机械表”,传递的理念与当前的品牌理念相近。品牌创始人克里斯蒂娜•哈特(Christine Hutter)于1996年从巴伐利亚州抵达格拉苏蒂。她是一位有资历的制表师,在2008年于自已的厨房里创立了Moritz Grossmann,而在此之前,她曾在Lange、Wempe甚至是 Maurice Lacroix工作过。

“我们选用传统元素,并将其融入新世纪的产品中,”克里斯汀•哈特(Christine Hutter)解释说。“我的基本想法是继续保留Moritz Grossmann怀表的纯正性。同时也希望能将纯手工工艺融入到钟表之中,使它们成为真正高品质的艺术品。每一枚金表都经手工雕刻而成。诚如旧时 Moritz Grossmann 那般,我们的另一个特点就是自制钟表指针。

Moritz Grossmann的产量稀少(每年产量少于500枚),品牌对此进行了很大程度的纵向整合,并且严格把控腕表规格,因此直到2013年才将产品投入市场。目前Moritz Grossmann在全球范围内仅有约20家精品零售店,最大的市场是德国和日本。品牌下设三个系列:Benu,Atum和Tefnut,起步售价约一万欧元,往上价格更为高昂。“即便是在危机时期,我们也是现有名牌腕表的高品质替代品。Moritz Grossmann腕表可以与Patek Philippe、a Jaeger-LeCoultreA. Lange & Söhne腕表比肩。

 Tutima,志存高远

Saxon One by Tutima
Saxon One by Tutima

恩斯特.库尔茨(Ernst Kurtz)博士于1927年成立了Tutima,此品牌也是德国空军腕表供应商UROFA-UFAG的后继者。2011年,这个家族企业在其创立地重启腕表制造业务。Tutima主打轻便技术型腕表,为庆祝腕表制造业务的回归推出了 Hommage——首款完全在格拉苏蒂开发生产的三问腕表。手动上弦的 Calibre617机芯是由品牌完全自主开发组装,为Hommage内置机芯打下基础。

工坊主任亚历山大.菲利普(Alexander Philipp)表示:“我们的三问腕表限量30枚,收藏者对此兴趣尤为深厚。但其实品牌旗下拥有众多表款,起步价为1900欧元。中等价位的表款定价在2000到5000欧元之间。”

Tutima实际上有两个领导者,因为品牌的所有者Delicate家族在德国西部的甘德尔克塞拥有设备,于二战后期在这里建立了品牌。Tutima研发出新的“格拉蒂苏制造”系列:于2013年推出Saxon One、Grand Flieger、M2和Patria四个新系列。

 Mühle-Glashütte, 运动不息

ProMare by Mühle-Glashütte
ProMare by Mühle-Glashütte

Mühle-Glashütte 是一家成立于1869年的公司,于1994年重新开业,目前由第五代Thilo Mühle执掌。公司面向萨克森州丘陵地区的航海测量仪市场。时至今日,你依然可以在众多大型商船上找到Mühle-Glashütte的石英钟表。然而,因为公司已转向腕表制造,所以目前这一业务在公司总营业额中占比低于10%。公司年产约8000枚腕表,价格根据Sellita机芯的不同,从1500到3500欧元不等。其主要市场是德国,其次是中国。

““在上晚我的父亲是一个资本家,但到了白天,他却是一个东德国有企业的首席执行官!那些没有在这里长大的人对此很难想象,你要把它放到相应的时代背景里才能理解。”

“我们直到1972年才有了自己的公司,但与东德其他许多制表商一样,Mühle-Glashütte经过国有化,整合进了GUB,我的父亲在那里负责东欧的销售,” Thilo Mühle回忆说。

是什么成就了一枚航海腕表呢?“首先,这种腕表需要有一个清晰易读的表盘。易辨性已然成为我们测量器业务的一项苛刻的先决条件,流淌在企业传承的血液里。Mühle-Glashütte的体育系列及其售价使品牌从一众腕表品牌中脱颖而出。”

源自: Europa Star TIME.BUSINESS/TIME.KEEPER 特刊 2016 十二月 - 2017 一月










WorldWatchWeb.com

除非特别注明,本网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Europa Star名表世界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随意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稿件来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watches-for-china.com”,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广告客户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费订阅